首页 >> 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 莫言:漫长的“等待摩西”下/王波
详细内容

莫言:漫长的“等待摩西”下/王波

时间:2018-03-22     作者:王波【转载】   来自:新华书目报

    小说中的‘我’,和小说的故事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就像是一位历史的书写者,只是原原本本的记录这段历史。巧妙的是,结尾处的‘我’不见柳摩西,给读者一个突然的转身离去。因为,“我看到院子里影壁墙后那一丛翠竹枝繁叶茂,我看到压水井旁那棵石榴树上硕果累累,我看到房檐下燕子窝里有燕子飞进飞出,我看到湛蓝的天上有白云飘过……一切都很正常。”已经不需要‘我’叙说了。
静下心来思索几番觉得,小说主要写马秀美对富豪柳卫东的失踪,抱着天真的梦幻夫妻情、女儿情,因此在苦苦的期待中,用一双勤劳的双手,不但拯救了自己,还养大了两个女儿,扛起一个家的重担。因此小说中说:“我一进大门,马秀美就摇摇摆摆地迎了出来。我想象中她应该腰背佝偻,骨瘦如柴,像祥林嫂那样木讷,但眼前的这个人,身体发福,面色红润,新染过的头发黑得有点妖气,眼睛里闪烁着的是幸福女人的光芒。我知道我什么都不要问了。
    “主啊,您又显灵了……”她往胸口画了一个十字,嘴里嘟哝着,又说:“大兄弟啊,还真被摩西说中了,他说这两天必有贵客上门,果不其然,你就来了……”
    我问她:“卫东呢?”
    她悄声说:“他已经不叫卫东了,他叫摩西。”
    这说明马秀美在不知不觉的期盼柳卫东的三十多年的日子里,凭着自己一双勤劳的双手,成了自己的上帝。写到这里我想起了那十分熟悉的《国际歌》歌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这么些年我们期待的太多,下岗减员增效、翻两番、疯狂的JDP......同时,马秀美的身上,我们 也看到了信仰的力量。那就是心中有爱和善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奔向理想的生活。
    有人说莫言像鲁迅、加西亚.马尔克斯、威廉.福克纳......我看莫言就是莫言。自从诺贝尔奖获得者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到作家莫言家乡一看就认定了莫言。鲁迅先生说:“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山东高密县东北乡那里的河流、山川、红高粱、蒜苔;家族、民风、民俗像血脉一样浸入了他的血液、骨髓。成就了他的精神家园。这就是中国的莫言、山东高密东北乡的莫言。
    莫言这样说自己的小说:'这不是一些杰出的书,但肯定是有着我个人的鲜明风格的别人难以写出的书。'他还说:“一个人无论写出多少作品,他的作品都是对童年的记忆,他的所有的作品就是一个个人的自传。真正的现实生活是存在于老百姓的记忆里面的真正的历史是在民间的。”
   莫言在主题上亦有诸多共同点:关注乡土材料和乡土色彩同人的本质和人类文明的普遍意义有机地结合起来使作品超越地域性。都揭露政治社会、文化习俗及人性本身的丑恶;都关注家族命运,表现祖辈的开创精神和生命力在后辈身上的衰退;都描写各类死亡,挖掘其背后的社会及人性缘由。
    但一部小说如果没有毛病,很可能就是一部平庸的作品。有很多著名的文学作品都是有毛病的。并且毛病多的无法删除,只能顺其自然的存在,才显示出作品独特的美。在莫言短篇小说《等待摩西》中,我也觉得作品里的思想内涵十分的深邃,但支撑这篇小说的人物、故事都显得不足,但这不妨碍通篇作品的闪光,在字里行间处到处可以看到作者精心打磨的语言、情节,因此,短篇小说《等待摩西》不失为著名作家莫言众多小说里的一篇精品。(感谢《十月》杂志、《小说月报》编辑选此小说)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