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 我们在冬夜谈起诗歌: “一个人写一首好诗就是诗人”/李紫琼
详细内容

我们在冬夜谈起诗歌: “一个人写一首好诗就是诗人”/李紫琼

时间:2018-02-23     作者:李紫琼【原创】

麦客视角第一期

我们在冬夜谈起诗歌:一个人写一首好诗就是诗人

/李紫琼

 

如果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是白居易在寒冬腊月的洒脱与宁静,那么一棵树在 雨中走动则是特朗斯特罗姆在冬天夜晚的焦躁与渴望。

 

一棵树在雨中走动/在倾洒

的灰色里匆匆经过我们

它有急事/它汲取雨中的生

命就像果园里黑色的黑鹂

雨停歇/树停止走动/它在

晴朗的夜晚里闪现/和我们

一样/它在等待/雪花在天

空中绽放的一瞬(特朗斯特罗 姆《树和天空》)

 

三十岁以后,读特朗斯特 罗姆的诗,不仅仅是与一个伟 大的诗人对话,更是从诗人的 话语中,与世界对话。这是一 个庞大而紧缩的世界,每一个 意象都向你的日常走来,每一 个事物都沉默着思考,用它的 头发、眼睛、双手和脚向你倾 诉。

树是静止的,以我观物, 树也带有的意志,是我情感的被动表现,比如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是看到树长大了,人感慨岁月的流逝;比如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是通 过树来表达对妻子的思念;比如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道不尽的是离别……

在特朗斯特罗姆的诗中,树是走动的,是无我中体现客观世界,表达克制的情感状态——走动的树经过我们,汲取雨中的生命。雨停歇的时候,它也停止走动,在晴朗的夜晚闪现,与我们一样,等待雪花飘落。诗中的雨是灰色的,但诗中的树是闪亮的,它渴望的雪是白色的,虽然寒冷,却带着光芒。

北岛曾如此评价他:虽然特朗斯特罗姆只发表了 200 多首诗,是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 作品数量最少的一位诗人,但他是少而精的典范。一个人写一首好诗就是诗人,一个人写一千首烂诗还是算不上诗人。张继凭一首《枫桥夜泊》就在唐 诗史中立住了。托马斯只写了 200 多首诗,但每首都近乎完 美。

我常为北岛如此评价他, 而欣喜不已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