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 从毅剑的两组作品看散文与散文诗的区别/范恪劼
详细内容

从毅剑的两组作品看散文与散文诗的区别/范恪劼

时间:2017-07-15     作者:范恪劼【原创】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本次推荐的毅剑先生作品有两组,《似水流年》(节选)是散文不是散文诗。《像流水一样活着(外一章)》是散文诗不是散文。

那么,在散文诗栏目推荐这样两组,其意何为?

 尽管,散文诗业已走过百多年的发展进程;尽管,中国散文诗业已拥有自己为数不少的名家与经典作品;但是,散文诗仍然存在着因体式认知的异见和传统套路的固守而与散文近与散文诗远的尴尬和窘境。不少作品甚至名家,依然沿袭着“一段叙事——一个情节——一种触发”的路径,将严格意义上的散文或散文小品拉配到散文诗的阵营中,且大行其道乐此不疲甚至旗帜一杆。散文写得短点、小点就是散文诗吗?或者,散文分行多点、叙描减点就是散文诗吗?再或者,将诗歌拉长,填入点叙事、情节、场景就是散文诗吗?读读这里所选毅剑的两组作品或许会有所了悟。

 毅剑是位在诗歌、散文、散文诗和报告文学诸多文体中自由驰骋广有建树的名家。这样一位能够操持不同文体、能够实现文体自觉、能够兼备诸多文体之长但从不将它们混淆到四不像的成熟写者,当我们细读其一组散文组章的时候,特别是以浸淫散文诗既久的目光来打量由小零章组合而成的一组散文之时,会有何种感悟?在比较之中能够借鉴的何物?这就是这次破例推荐此章散文的用意所在。

毅剑的这组散文原共有十二个小节组成。细读文本我们发现,作为散文,其表达方式,当然是叙事、说明、抒情、议论这些基本的也是经典的手法。同时,毅剑的散文也有散文诗的某种因子、影子甚至体式。但,它一定是散文而不是散文诗。它的线索明晰的叙事,人物立体的描摹,细节准确的刻画,情感朴实的传示,言语日常性的采用。这些都让文本离诗远,虽然不乏诗性;或者,诗意和诗性在这里可以有个较为明确的对象让我们来细加甄别。这当然予我们以启示:

散文诗不拒绝叙事和人物,但从来不把叙事作为基本的脉络和框架,而是截取一点、抓住一线、取其一角;勾勒概要,以一当十;由点到面,跳跃升华。

散文诗从来不偏重人物的行为、言语、细节来实现人物塑造、事件推演、故事讲述。它更注重寓意与哲理、诗化和诗意,更适宜轻灵的结构、灵活的句式,更擅长自如的抒发、活泼的思维,更推崇流动的节奏、精炼的言语。

只有且常常是,在某些特殊结构的散文诗中,比如寓言仿写、人物虚构、魔幻借鉴、戏剧模仿的形式中,人物、对话、事件、细节、场景等才较多采用。而这个“用”也有着酌量与适量,亦即不做全景式的面面俱到、不做写实式的有始有终。

 

作者简介:范恪劼,曾用名安皋闲人。河南南阳人。河南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有诗文文学评论见诸于报刊及各种选本。


附:原作


似水流年(节选章)

作者/毅剑

 

深远的老院子


是的,早已没有一点原本的样子了。

远远望去,那深蓝中泛着土黄色的瓦垅,那屋脊上用蓝色的砖块雕刻成的一排形态均异的鸽子,屋脊中间用薄的铁板剪出的总是锈迹斑斑的风旗,以及两端高耸着的土窑烧制出的狰狞兽头……

青砖剥蚀的墙根,风雨侵袭得深凹又有着长长裂缝的土坯院墙,还有院墙下总爱盯着一队蚂蚁搬家的那位孤独的男孩子。

夏日无定向的微风吹过,这个时候,院南墙根老槐树圆形的绿叶,总是紧随着习惯性的不安的抖动。树杈上正在孵化子女的一只斑鸠静如处子,它知道,时不待我,一年一度的生育责任总需要分秒必争。

霸气实足的红公鸡在院子中间走来走去,这是只属于它自己的领地抑或王国,一群下蛋的母鸡全是它的妻妾,它有责任和义务时刻防范隔壁的同性“芦花”不时的来犯和挑衅。

破旧的木门板上,门锁一直就是坏的,门搭吊更是原本就只是可有可无的饰物。只有白天躲在大门后面的那根硬实木棍还有用场,一直按部就班的在夜里顶门上岗。

干干湿湿的柴草涌进砖泥混砌的炉膛,火苗忽高忽低,炊烟时浓时淡。木制的风箱总是吃力的吹呀吹,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依然吹不尽小院骨子深处的贫寒。

那时候,年已七旬的老祖母还健在。

她掂动一生的小脚像两只一直旋转的陀螺,总不停闲。她习惯了和她的鸡说话,与她的猪谈心,她的鸡和猪不闹腾了,她又会自言自语。

如今,这一切的一切,都早已不见了。

是的,都——不见了!只有风和那一小片没被水泥覆盖的黄土,似曾相识。


树丫上的鸟巢

 

许多年了,许许多多的风雨过后,你依然那么一直高高的悬挂着。一群去了又来的鸟儿,也或许它们并不是原本的那一群的鸟儿,在季节的变更中不断地更新着你,这过程,也像我的父亲,翻新那所原本只属于他祖父的旧房子。

举无定所的风,习惯了在岁月深处的日子里穿梭。在接近枝冠的位置,你静心笃思,总是保持着,另一种生命的另一种姿势。树叶落了又长,残枝断了又生,你一年又一年孤独的守望,也像树守望着的一年又一年的孤独。

没有谁比你更理解一棵树的思想,你听树在春风里的细语,听树在秋日下的沉思,也听树在雪夜中的叹息和沉重。你细心的观察过树的每一片不为人知的叶子,又无数次地凝视过树的躯杆上,那一道又一道粗糙的裂痕。树,不但给了你生命的支撑,也给了你用想象也无法抵达的广阔和深度。

流水的时光中,你怀念着:你放飞去的一只又一只的鸟儿。

沉重的日子里,你细数着:你经历过的一次又一次的飘摇。

有时,你也会想,一棵树的一生,一个人的一世;想一棵树与一只鸟巢的距离,一只鸟巢与一座院子一所房子的距离;也想一片叶子、一只鸟儿和一个人的距离。

你总是静守着一片又一片黄叶的飘落,静守着树的一声比一声微弱的喘息。你了解一棵树的一切,也像树了解你的一切一样,但你毕竟最终也走不进树的内心,就如我最终也走不进父辈的世界一样。

就这样,你一直悬挂在一棵树的树丫上,你感悟了时光流逝,生命抗争和衰老,却又与出生和死亡无关。

 

 

像流水一样活着(外一章)

作者/毅剑

 

一切都在流动,在看不见的时空之中,一切的无形与有形,一切的生生和死死。

一只手掌托起的,一道指缝滑落的,一条大道踩出、一段河床流淌、一块场地漫溢、一片天空划过、一眼洞穴进进出出的--岁月的纹迹弥漫着,一切的一,都于冥冥之中。

像流水一样活着--无论田间沟壑、峻岭小溪,凡是有沟渠江河、池塘湖海的地方,总有流水的存在。水--无色、无味、无形,以液体或云气的形式遍布大地和天空,或流淌于地表,或隐藏于地下,或弥漫于天空,和土地、阳光、雨露一起,滋养着世间的生生息息、明明灭灭。

像流水一样活着--世间万物,没有谁能像水一样将固执与灵活结合得天衣无缝。他永远自上而下、由高到低,纵便经历再多的艰难曲折也要达到目的;他最柔软却又最坚硬,可以随手一掬,也可以滴水穿石。洞穿世态万象,穿越时光和空间,无处不在的水,无处不动的物,无处不充溢的阳光和空气--水的流动--流动的水--他随器而赋形,可大可小、可扁可长、可方可圆。你胸怀宽广,他就是长河湖泊、大江海洋;你眼界狭小,他就是滴水细流、小沟浅渠……

像流水一样活着--学会宽容谦让,低头向下,聚积与蕴蓄无坚不摧的能量。纵然是细流弯弯,也总是脚踏实地,默默向前。他遇山迂回,逢田施润,在高山峡谷,岩石与暗礁的面前,总是理智地选择分流,最终越过层层障碍。因为他明白,前瞻路远,通往大海的路,只能千般辛苦,饱经忧患才能最终抵达。面对不同的路径和曲线,永不停息的,只有自己向前的脚步,直至最终奔腾入海,唱出属于自己生命的澎湃与颂歌。

像流水一样活着--将生命用让人无法察觉的速度迅速的接近梦想,然后再用同样让人无法察觉的方式慢慢离开,直到不再回头,永不相见。如此的距离:犹如我们曾经的誓言--彼此承诺的永远!我们用奔跑和辛劳换得了远方,又为了新的远方而放弃了拥有的远方,直至下一个又一个,直至我们最终的发现,早已经离永远越来越远;梦想--也越来越不可触及……

君子以水喻德,以水明志。我成不了君子,但更成不了小人。像流水一样活着--如果有可能,我更愿意只是一只普通的杯子,能够盛住的,只是一小杯润口的茶而已!          

    

     

向着幸福出发

 

那些风,该吹过的已经吹过了,没有吹过的,还在属于风的路上。

正如--身后的那一场又一场的雨,让你从一个泥泞的日子,走过另一个日子的泥泞。

你在路上,在一条只属于自己的路上。你的迈步,你的抖动,你的伫立与凝望,你的躬身和狂奔,你的忧伤与哭泣,你的呼唤和歌唱……都一直沿用着同一个前赴的姿势--面朝幸福的方向!

那乡下的土屋,没能封埋你最初的梦想;那冰冷的土炕,没能冻结你青春的渴望;那夹生的窝头,给了你坚强的臂膀;那羞涩的表情,藏起一缕金色的琴弦;那片黄土地上一直信任祝福的眼神,在你的心灵深处一直弹唱着人性的善良和生命的倔强。

你明白:幸福在路上,生命的一切也都在路上--

就像登山,总有一些人以为人生最大的幸福在山顶,他们便气喘吁吁、穷尽一生的去攀登。最终却发现,他们永远登不到顶,看不到头。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幸福这座,原本就没有顶,没有头。就像一条路,注定的没有终点。

是的,就像在登山,另一些人却并不刻意登到哪里。他们只是一路走走停停,看看山岚、赏赏虹霓、吹吹清风,心灵在放松中得到某种满足。尽管没有大愉悦,却在琐碎而细微的小自在中,拥有了一份身心芬芳和自我恬静。也像一条路,所有的终点,又都是始点。

幸福是意义和快乐的结合,在我们生命的所有目标中至高无上,仔细想想,我们其他所有目标的终点,都不过只是通往幸福的起点。

向着幸福出发--

挥挥手,我看到了你风中高昂的头颅,一路风尘遮不住你内心的坚韧和挺拔; 抬抬头,我看到了你满脸的沧桑,一缕青丝藏下了多少风雨霜雪?不停的脚步,不尽的征程,燃烧着生命不息,奋进不止的火把!

放下庸俗的追逐、贪欲的攀爬。向着幸福出发--用心呵护真情的每一寸泥土,用爱点亮正义的每一朵浪花。

向着幸福出发--让真情的期盼一次次发芽,让人间大爱一次次开花!


作者简介毅剑原名张建国正规的网上博彩公司中国散文学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石化优秀作家。现为河南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濮阳市分会会长、北京儒博文化艺术院中原分院院长、中原油田作协副主席、《中原》文学执行主编曾获中国当代散文奖、全国十佳散文诗人等数十种奖项。出版有诗集、散文诗集、散文集、报告文学集等十多部。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