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题 >>小说专题 >> 【小小说】小巷 /鹿禾先生
详细内容

【小小说】小巷 /鹿禾先生

        一家,两家,三家,四家……继续往里走,就是我的家。一条很深的小巷,小巷两边的住户,都是三四层高的楼房,因此小巷显得很小很窄。小时候住在这里,记得到了晚上,我就不敢出门。每每站在门口,望着黑魆魆的小巷的尽头,时不时出现的些许光明,总能让我想起聊斋里的故事,就马上缩回到自己的小空间里,再也不敢出来。

  我的父亲是一个水手,常年在海上,妈妈在一家工厂做工。我自己上学,早上在小巷的出口一个小吃摊上吃早点,午饭则在学校吃。晚上妈妈下班了,就在家里给我做最好吃的猪手面。妈妈先将面粉倒入盆内,加水和盐和成拉面团,蘸上碱水,晃条,拉成拉面下入开水锅内煮熟,捞入碗内,面上摆上酱猪蹄。然后轻轻唤我:“尊儿,过来吃饭。”她坐在我身边,自己不吃,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一阵狼吞虎咽。妈妈的表情很复杂。那些年我才上小学。妈妈三十多岁的样子,是我们这个小巷里最漂亮的女人。

  那时候,觉得广州就是天堂。我们这里离市区很远,很多时候做梦,爸爸就是从小巷那边回来的。爸爸绛紫色的脸上带着微笑,手里带着我最喜欢的玩具。但只是在梦中,从未变成过现实。爸爸做水手,只是从妈妈那里听说的。海很遥远,就像是这条很长的小巷一样,我看不到头,琢磨不出自己的思路。

  其实广州很近,但是妈妈从没有带我去那儿玩过。即使星期天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小巷。深深的小巷,把我锁在狭小的空间,和妈妈的距离也像是在小巷的尽头。

  突然有一天,妈妈牵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回家。小姑娘就像我看过的小人书里的白雪公主一样美丽。她很会说话,一口地道的闽南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我说:“你说普通话呀。”她看着我,美丽的大眼里闪烁着惊人的光芒。洁白的裙子,乌黑的长发,美丽的面孔。我感觉这就是从天上下来的天使,妈妈让我叫她妹妹。

  从此我多了一个妹妹,早上我和妹妹一起走过那个小巷,一起去上学,中午一起在学校吃饭,下午放学一起回家。这个妹妹的到来一直是个谜。有时候我在想,妈妈也许在哪里捡了一个妹妹,也许是在海上。妹妹和我有很多话,她告诉我她的爸爸是妈妈的朋友。妈妈的朋友?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看到过妹妹的爸爸。可是妹妹能说出爸爸的样子。

  生活就像梦一样,延续着很多的传说。终于,有一天,在小巷里来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不是我想象的爸爸,也不是妹妹讲述的爸爸。男人是一警察。男人穿着警服,从小巷的南边一直往里走,走了很久,在一个老院前边停下来,伸出手来敲门。他敲的就是我家的门。妹妹去开门,领来了那个威武的男人。

  “孩子们,我要带你们去广州了。”他洪亮的声音在老院里回荡。

  “妈妈呢?”我抗议,“没有妈妈,我们哪里都不去。”妹妹说:“我们坚决反对。”她红扑扑的脸上,非常的兴奋,她站在我的一边。

  “孩子们,你们的妈妈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我接你们去看望她。”

  “你撒谎。”妹妹颤颤地说,这样僵持着,一直僵持到夜晚。村委会的陶奶奶来了,流着泪说:“跟他去吧。这是你们的妈妈嘱咐过的。”我们相信陶奶奶,就和那个男人去了广州。

  我记得非常清楚,我是一步一步离开那个有着潮湿味道小巷的,走了很久。那个小巷平时很少见的邻居们都站在自己的门口,目送我们离开小巷。我和妹妹被分开了。我住进了一个叫做幸福院的地方。后来我上了中学,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我们那个地方当一名警察,管理刑事档案。在一个十多年前的一个案卷里,我看到一个熟悉的照片,我的妈妈。卷宗里的资料显示,在一个小巷里,一个收养了两个孤儿的外来女工,在下班回家的小巷里,遭到了歹徒的侵犯。女工反抗,惨遭歹徒杀害了,歹徒几天后被捕。

  我的心一下子空了。我的妈妈,在我记忆最深刻的小巷里送去了自己的生命。我决定去看看那个梦中依旧存在的小巷。同事告诉我,早几年拆迁,小巷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一夜,我又梦见了我家那个小巷。小巷里,妈妈牵着妹妹的手朝我走来。

 

【作者简介】林庭光(笔名:鹿禾先生),广东三水人,工商管理硕士(MBA)研究生,高级政工师,专栏作家。作品散见全国多家报刊,入选各类年度选本,2016年全国小小说十大新锐作家,2017全国小小说十大热点人物,多家报刊小小说顾问、鹿禾评刊专栏主持人。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