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 挥之不去的寂静(组诗)/王建峰
详细内容

挥之不去的寂静(组诗)/王建峰

挥之不去的寂静(组诗)


王建峰


中秋颂


母亲慢慢走着,偶尔向前倾斜一下身子

双脚却在向后,擦蹭着

那一瞬,她握我的手愈发紧了

宛如苍白的绿穗苋,握住了明天


这是丙申年,八月十三日的午后

我又一次搀扶着母亲

告别了病房。院子里


秋风正送走银杏叶上的淡绿

迎来

满目的苍翠


在黄昏的枝头


我这朵芙蓉花嘛

被零碎的叶子捧着,安坐在

黄昏的枝头,不去想

武侯祠里的风云如何去际会

不去睬,锦江边望江楼上

那永远望不到的边

那么高的生活天空里,两只鸿雁

在不舍的飞,这么举重若轻的风

在随意的吹,我就铺开

这一万平方公里锦绣

筑就的花坛,还有此刻

柳梢抚过脸颊

落向我明天的地面,三片两片

光阴的碎片


最后一次挥手


那些时日,母亲的腿脚

越来越笨拙了

整个下午,我陪着她看新药说明书

提醒注意事项,清倒院子里的垃圾

从菜窖里取出菜疏,择菜,洗净

 

近黄昏,我要走了

每次送我到街门口的她

那天坚持要送我一程

我搀扶着她,迟缓、偶尔后退的脚步

一步一步来到巷口

 

夕光安静地编织出彩霞

披在我们身上,越来越稠密

我回头,母亲的嘴唇越咬越紧

挥了挥手,没有说话

 

中年

 

告别过昨日了

包括你翻墙头嗑破的嘴唇,电影院里

怀揣着小兔子

坐在女孩子身边,成为你

越来越远的远方,也走进

你的中年

像山谷里一棵落满风尘的黑树桩

从灰烬里还原着星辰

剔除杂念

放弃使命吧

世间那明明灭灭的事物

终将一点点照亮自己

迎风的鸟儿


一个人面对空旷

能不能算作孤独,你的头发

从河畔扬起,而生活

一浪接着一浪,像浪尖上

被托举的鸥鸟

纵然被风的手用力向后拉拽着

它也会又一次向前


我着实不清楚,一只鸥鸟

为什么紧捂着胸口?像你的头发

不停的扬起

愈加奋力地扇动翅膀

 

寒风里

 

站在枯草起伏的墓园里

远处的高楼和街巷勾勒出城郭

而山坡上由时光隆起的一个

又一个坟塚

被寒风一遍遍梳理着

高低愈发错落,街巷愈加纵横


我认识的一棵银杏树


秋天来了

他从暮色里弯下腰身,从藤蔓上摘下南瓜

就被金黄的落叶带走了

 

冬天到了

她拄着拐杖,一遍遍从街门上探出枝头

没等到儿女们的到来

就被一抹月色融化了


当下午进入黄昏

他仍旧沉浸在忧伤里,在五月

他知道,沉默和夜色越深

那不知因何而起,从哪儿吹来的风

会愈加吹弯腰身


他摆正自己

他觉得只能以笔直的余生

像亲手送走父母亲那样

走过自己

不管风,一路如何弯曲


全家福

 

端详了许久。我的手指

从父亲脸庞上,一微米一微米地滑向

母亲的脸庞。又从母亲的脸庞

一微米一微米地回到父亲的脸庞

多么青春,多么安详

一个幼儿,坐在父母亲中央

像坐在世间原点

那灯光下的笑脸

开放成时光花朵。哥哥站在左边

姐姐立在右边

花红叶绿填满了梦中庭院

 

我的手指,又一微米一微米地拂过

天堂画面 。春梦留念,1965年2月14日

留白空旷,幸福沧桑而饱满

成唯一


在老屋想起父母亲


两只麻雀,刚落在银杏树枝头

我就觉得,如果父亲

从土炕上醒来,一定会到院子里

整理他巴掌大的菜畦。如果母亲

一遍遍走到街门外

朝向小巷口张望,那一定是渴盼

哪一个儿女的到来。这些天

日子瘦得像天空

一天比一天擦的瓦蓝

那瓜蔬满架的绿荫下,阳光被碎成花瓣

消瘦的父亲又讲起他

年少时加入地下组织,从公社到商场的时光

而母亲,伛偻着身子从藤蔓上

为我摘下丝瓜。我是在做梦吧。我多么祈盼

父母亲插上天堂的翅膀

两只麻雀似的,落在我余生的枝头

屋檐下叽叽喳喳拌嘴,结对去小广场晨练

 

挥之不去的寂静


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站在河畔

每当我站在河畔,都能感受到

世间如此的寂静

仿佛我所有的纠结,或者惆怅

甚至挥别的影子,都在离我远去

 

远去中,菖蒲丛被鸟鸣

逐一占领,而黄昏

又将如何也挥之不去的寂静

越抱越紧


山村偶得


一朵云落向山沟

一群羊围绕着圈栏咩咩叫着,不停地打转

愈发将小溪旁的几座老旧土坯房

摁入蓝天深处。不远处


一个汉子撸起袖子蹲在照壁前

挥舞着刀

而那只羊,像日子

被横陈于光阴的砧板上


一群羊围绕着圈栏,我们围绕着取舍

于无形处没头绪地转着

一朵云在人间低处开放 ,小溪水

蜿蜒着流过自己


无题


每次参加完葬礼,就会发觉

我又丢失了什么

得失,取舍,悲喜,无奈,失落

都去了哪儿


当鸟儿从头顶飞过

我就从又一次的丢失

甚至,遗忘里

和自己,肝胆相照


他年


我已是髦耋老人

头发早已全白,牙齿只剩几颗

从今天开始,我就要重视养生

改掉懒床陋习

坚持晨走素食,晚饭少吃


被人踩脚了

陪个笑脸,无故挨骂了,转个身走开

为多年后我还能够拄着拐杖

在自家小院里种下芫荽,丝瓜,豆角

侍弄着它们一天天长大,至开花结果


如果还有空闲,我就提上个小马扎

到小巷里和有兴趣的老人们杀上几盘

不管楚河设谋,汉界有略

马只管跳,炮尽管打吧

卒子顶多围着个老将转转磨盘


我偶尔也抬起头

看看天空俊俏的云朵从东边来,往西边往

或者,从西面来,往东面去

侧耳,辨别一下哪个枝头上

是黄鹂,哪棵柳树下

是金丝雀的鸣叫声


春风里


几天前听小区的保安说,他死了

死于酒后脑出血


他叫什么,年龄多大,来自哪里

安葬在哪里,我不得而知


我只记得,我每天清晨的好梦,都是由他

和垃圾箱小轮子的隆隆声打破的


如同昨天,一个比他更年轻的男人

手拉着垃圾箱,从我身旁走过


一如路边一朵不知名的小黄花,不过在

我们来来往往的季节里,晃了晃


作者简介:王建峰,男,1964年生,山西省十大网络博彩公司会员,现居山西省原平市。2015年学诗以来,作品散见于《星星》《诗选刊》《诗潮》《绿风》《中国诗歌》《诗探索》《中国新诗》《岁月》《黄河》《山西文学》《都市》等刊物,有作品入选《2016中国诗歌年选》等多种诗歌选本。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