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 英雄的黎明/洪健天
详细内容

英雄的黎明/洪健天


      当了数年的历史教师,翻烂了几本历史教科书。渐渐,历史成了套路,成了范式,从必修一到必修三,再单曲循环。我忘了历史的真意,甚至忘了历史到底是什么。直到听到一位哲学家克洛齐说过的话,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我才明白,我需要跳出一些窠臼,做出一些尝试,让历史活过来,让历史人物活过来,成为我们正在经历的实际。


      我选择了必修三的一节课《新文化运动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我把时间定格在113年前,那是1915年,那时的中国发生了一场影响深远的运动,这就是新文化运动。那里有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那里有一个知识分子的群像。那是一个灾难深重的时代,更是一个奋起的时代。一群饱经忧患的知识分子,用手中的笔做枪,在乱世里,用积极而痛苦的思考为自己的祖国,为自己的民族,寻一个出路,寻一个未来。


      那么,我们如何去接近和理解那个时代呢?我选择了历史话剧的方式。当历史从时光的深处苏醒,我们不再目送那些背影渐行渐远,我们甚至不需要回望时代,去做俯瞰式的梳理,我们只需要走进历史现场,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位,为那个时代发声,与那个时代同呼吸,共命运。于是,学生们成为了陈独秀、鲁迅、胡适。当这些忧国忧民的话从他们口中说出,当白纸上写过的坚硬文字再次立了起来,我们惊讶地发现,历史从来没有走远,也远远没有尘埃落定。他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这是一种深深的同在感。


       这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更是一个青春的时代。新文化运动发起的那年,胡适24岁,陈独秀36岁,李大钊26岁,鲁迅34岁,北大校长蔡元培47岁,这些思想的旗手正是当打之年,青春不老,他们渴望着一个青春的中国,他们也正创造一个青春的中国。而我们的学生也在经历着青春,经历着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塑造过程。当他们隔着一百多年去演绎另一群人的青春,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就自然发生了。都说青春不死,它只会凋零,当一群青年演绎另一群青年的时候,我们知道,青春不会死,也不会凋零,它一直在延续着,传承着,让刹那的芳华常驻在我们的心头。


      这是一种历史的相对论,当时空被拉近,那些往往只可远观。只可仰望的人,都成为了我们的身边人,甚至就是你自己。历史跃然纸上,生动地与你对话,并一起前行。历史不再只是盖棺论定的结果,它成为了一种如果,告诉我们一种新的可能性。原来,一切都不是戛然而止,而恰恰是生生不息。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当话剧终了,音乐响起,当英雄落幕,曲终人散。当时代的洪流滚滚向前,我们都在唏嘘,感慨历史那厚重无比的真实,我们也恍然悟到,原来历史就是一种生活,而生活也是一种历史,这是一种进行时。从新文化运动中的口号“民主与科学”,到现在的科学发展观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们看到了青春的轨迹,历久弥新。


      于是,当那些知识分子挥手告别的时候,他们给我们的不只是一个个背影,他们正在在以一种仪式感告诉我们,我们即将迎来的不是再见,而是英雄的黎明。只要青年不灭,青春就不会死,那是不断挑旺的精神之火,生生不息。

那就让我们记住这些历史和现在的青年吧。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