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协机构

最近互联网新开了一个群,叫岁月红。群主是歌友会的主事,大凡好事者,都会主动联系她。因为群主人好,偏偏名字又叫好女,这群一开张,立即人气大旺。

 

这不,开张虽然不用剪彩,但是群主得上班。她今天猜到要发生一些故事,于是就想起了蓝丝绒旗袍,本来是想穿那件薄荷烟的旗袍的,后来,一啄磨,觉得丝绒还是文艺些,于是,到群里上班就确定了蓝色基调。

 

那么漂亮的旗袍如何展示呢?群主实在用心良苦,她想啊,岁月是什么,那是一段段念想,曾经有多少旖旎的故事在岁月里流淌?本身,旗袍就是许多故事的发生地,从裁缝店里出来,就有了,那是不争的事实。

 

为什么这样说呢?店主一直想找个粉友,他心里总想着,我的旗袍要让一个文艺范穿上,才能对得起我的作品。店主的作品是什么?他设想了三月的杨柳和春风,以蓝色作为主题,以丝绒作为缎面,真正展示高低起伏的曲线与韵味流长。说到底,他有个梦想,想与旗袍的主人,发生一点阳春白雪的温暖。

 

好女来买这身旗袍的时候,店主不在家,店员看到好女无比喜欢那件蓝丝绒旗袍,就立马取来给好女试穿。这一穿,不得了,店员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一身蓝丝绒旗袍的好女,居然忘了价钱,因此,好女就以1800元买走了。

 

店主回来后,发现旗袍不见了,就问店员。店员说卖了。店主问多少钱?店员实话实说卖了1800元。店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1800元就卖了?3600元的价格你就卖了1800元?糟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为什么我要出去瞎逛呢?钱也少了,人也没有见着,缘分啊,我的美好作品啊!店主一阵阵叹息。

 

店员说,我觉得你卖得值,为啥?因为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见鬼去吧!

 

店员说我对买家说了,老板出售这件旗袍的唯一要求是必须有一天展示旗袍的背影给老板看。买家答应了,这不是好事么?

 

那买家在哪?

 

买家说你去岁月红群里逛逛,就会知道。然后,店员给了加群的资料。

 

说到这里,要拐回来说旗袍买主好女的事情了。

 

好女想到今天要与群友空间见面,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柔软、柔软再柔软。你不柔软,如何能够引起共鸣,不共鸣又如何把那些小溪般的思想流进群里?不流进群里,那么不就没有更多好故事与大家分享了?就在纠结的那一刹那,好女的手最终将手放在蓝丝绒旗袍上,慢慢地,丝润柔滑的旗袍在镜子的波光潋滟里,神奇地上了自己的身子。

 

也是有意思,好女发现先前的自己不见了。镜子里的女人怎么看也不像好女。

 

此时,好女只是吃吃地笑,镜子里的女人也跟着吃吃地笑。

  

最后,让好女奇怪的是,手机不见了,家里又没有电脑,怎么办?说好9点钟到群里的,我怎么能迟到?怪只怪昨晚买旗袍,有可能将手机落在别人店里了。那么,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取回手机。

 

应该说红色车天生是女人开的。好女的车技不错,可以开80码,她决不开70码,那样流畅的奔驰,需要一种动感和张力。

 

离9点仅仅只有1个小时不到,怎么着到旗袍店里也得40分钟。因为,好女决定开120码过去。上路飙了一段路,电子狗突然说你已超速,前方限速80码,好女只得刹车,将速度降为80码,可是没过多久,电子狗又说已超速,前方限速60码,好女闷声地将踏板重重踩下去,60码,好女心里想不能再低了,再低就赶不上九点了。

 

有一个路段,地面凸凹不平,60码已经很颠簸了。好女心里那个急啊,别提多郁闷了。就在思想一走神的刹那,好女感到身子往前倾,头往后一摆,撞车了。

 

这时,从对方车上下来一个人,他狠狠地看了红色车,又看了自己的白色车,还好,没有碰撞到一起,一根发丝的距离。好险!那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他转过身,走到好女的主驾驶窗前,正想敲玻璃,玻璃就在男人手抬起的时候放下来了。男子觉得应该说她一通,你知道你耽误我事情了吗?我急啊,要送手机给人家。

 

送手机给人家?好女耳朵突然听到了这个消息,她马上浅浅一笑:“这么巧啊?我要去旗袍店里取手机。”

 

好女打开车门,她也想看看自己的车有没有碰到?于是,她伸出套着红色高跟皮鞋的一双玉足,优雅地从车里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男子。

 

男子眼睛突然一跳,差点没喊出声:这不是我的旗袍吗?他闭上眼一愣,她是手机的主人?

 

男子惊讶地看着好女,啊,我竟然看到了她的正面。我怎么会看到她的正面呢?我好幸福,我是要背影的,窗前的背影的。

 

好女不知所以,只微微笑着,袅娜的清香随着蓝丝绒的松软弥散开来,男子闻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气味,她一定是从宋词里出来的,不然怎么如此好看呢?

 

男子想起店员的话,手机是一个买蓝丝绒旗袍的女子的,她付款的时候把手机落在柜台旁边的花盆边。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好女:“你的手机,不用取了,我给你送来了。”

 

好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竟然恍惚起来,这男子猜到今天要发生一点故事,没想到还没上班就发生故事了。心里涌起无数温暖。

 

“我太幸运了,我只是想一张背影的,你却给了我面前的波涛汹涌和春江水月,我太幸福了,谢谢你!”男子紧张地,却又浮想联翩,因此话也说得不圆顺。

 

好女呆呆地看着男子:“你是店主?”

 

男子萌萌地看着女子:“你是群主?”

 

“你知道我的群?”

 

“你知道我卖旗袍的故事?”

 

好女一下子懵了,羞涩地转过身,留下一个蓝色天幕一样的背影,瀑布一样柔顺的头发随风飘逸。

 

好女自言自语:“我竟然将正面与背影都给他看了,今天怎么有点心跳般的幸福?”

 

男子望着背影,痴痴地感慨:“在我的眼里这哪是旗袍啊,分明我看到了紧张的幸福。

 

【作家简介】刘帆,男,湖南常宁人。广东省十大网络博彩公司会员。广东省小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东莞市小小说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文学创作三级。作品散见《小说月刊》《芒种》《微型小说选刊》《作品》《百花园》《精短小说》《小小说选刊》《南方日报》《羊城晚报》《辽河》《佛山文艺》等报刊杂志。荣获2017年度全国小小说佳作奖、2017第三届上海市民诗歌节诗歌创作比赛一等奖等奖项。有作品入选各种年度选本。《荷风》执行主编。《企业家日报》特邀编委。著有诗集《月亮亮过我的窗子》《鲜花开了的草地》、散文集《远远桃花开》。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